天津食品调料联盟

蒲辅周食疗防病治病经验大全(涉及五谷杂粮、瓜果蔬菜、畜禽肉蛋、鱼虾贝类、山珍海味、调料饮品等)

健康归元食疗2019-05-22 08:01:09



蒲辅周先生敏悟好学,精思博采,对程钟龄“药补不如食补”之语至为欣赏。他认为久病之人,胃气大虚,难胜药力,稍补即壅,稍通即伤,稍温则火亢,稍凉则阳伤。服药过久,胃气大伤,往往厌药,纵药对证,亦难获效;倘不对证,胃气一绝,危殆立至。


是故医谚有云:“留得一线胃气,便有一线生机。”彼时倘能以食疗稳住胃气,自可化险为夷,渡过千钧一发之险关。他从数十年临床实践中,体察到患者本能地有一种缺什么就想吃什么的愿望,如阴亏者喜食水果,脾虚湿重者喜食辣椒,所谓“胃以喜为补”,尤有至理。同时,他亦强调纵为喜食之品,亦当少少与之,适可而止,又所谓“太过犹不及”也。现将蒲翁于食疗防病治病的丰富经验分享给大家。


粮食豆类


1.糯米、梗米(大米):糯米,甘温。孙思邈:“益气止泻”为“脾之谷”;《本草经疏》:“补脾胃……则中自温,大便亦坚实。温能养气,气充则身自多热。”粳米,寇宗奭谓:“平和五脏,补益胃气,其功莫逮”,其所焖而成之焦锅巴为香燥醒脾健胃之品。以上配伍山药、莲子、薏仁、鸡内金、白糖等所制“黄金糕(又名锅焦丸),先生用于健脾除湿、强胃助消化颇效。


白虎汤、泻白散和化斑汤等方沿用粳米,以防寒凉伤及胃气也。对于多种急慢性疾病后期,先生多嘱停药,糜粥调养,扶助胃气,以冀康复。


2.麦:甘微寒。《千金方》:“养心气,心病者宜食。”《本草纲目》“止虚汗。”先生尝用以之为主要成分之甘麦大枣汤,治疗多种疾患,疗效翔实,近代亦多所拓展应用。小麦面,除热缓急,蒲翁在如外用寒湿积聚方、头痛验方等均用之,确有除热消炎、缓急止痛之功。笔者早年在川蜀求学时,即喜吃面食,然川产小麦面食后须臾即口干舌燥,须引饮大量温开水始能解渴,而北方小麦面则无此弊端。


1971年底吾母不幸罹肺癌脑转移,回家探望时,将所携麦面拉面乡人食之,亦殊有同感,臆断乃天侯、地气使然。故治疗脏躁及虚烦不寐,如用小麦,当以北方所产为宜。浮小麦,甘咸寒,功擅益气除热,蒲翁用于自汗、盗汗、骨蒸劳热及妇女劳热,鲜有未效者。


3.绿豆、赤小豆、黑豆:绿豆、甘凉。《本草汇言》:“清暑热,静烦热,润燥热,解毒热。”《本草纲目》:“肉平、皮寒,解金石、砒霜、草木一切诸毒,宜连皮生研,水服。”蒲翁指出,避疫诸方,首重绿豆饮,以之熬汤加白糖饮服。其防治瘟疫流行之加减金豆解毒汤,所用即为绿豆皮。


赤小豆:甘酸平。《本草经疏》:“健脾燥湿,故主下水、胀满,止泄,利小便。”先生时以研末调敷治疗热毒痛肿。他还在《金匮要略》治阴阳毒“当归赤小豆散”基础上加味,赤小豆易为赤豆卷(赤小豆发芽一分长即晒干),治疗妇科肿瘤,协同土茯苓、银花叶有消有补,清火毒、和脾胃、利湿热效确。


黑豆:甘平。《食疗本草》:“去一切毒气。”《本草纲目》.“入肾功多,故能治水,消胀、下气、制风热而活血解毒。”蒲翁沿用以上三品组成之三豆汤古方,解一切毒。他藉黑豆助十二经脉,益中暖肠胃,补肾壮筋骨,明目活血,治疗多种疾患。如桑豆松节汤加牛膝、骨碎补治疗慢性筋病,久服之,颇有效验,赤带,因于退热兼肝火所致者,所用清肝止淋汤,均含黑豆。


4.扁豆:甘平。《日华子本草》:“补五脏。”《本草纲目》:“止泄泻,消暑,暖脾胃,除湿热,止消揭。”先生尝用之参苓白术散、百损丸和资生丸皆有本品。惟含植物血球凝聚素,为一种有害蛋白质,遇热可破坏,故食用时应高温煮熟。入药,炒黄至略带焦斑,用于健脾效好,生用须在水中煮至皮鼓起、松软时捞出,晾干,化湿功著。扁豆花,甘淡平,健脾和胃、清暑化湿。蒲翁治疗手太阴暑温余邪未尽者,所遣清络饮中即有本品协同增效。


水陆蔬菜


1.韭菜:辛温。《本草拾遗》:“温中下气,补虚,调和脏腑,令人能食……在菜中,此物最温而益人,宜常食之。”辅翁鉴赏其消瘀、温肾壮阳和暖腰膝之功。每以捣汁服,治疗胸痹刺痛如锥,以韭汁和童便服,治吐、衄和尿血,妇女倒经,跌打损伤,胸中恶血,胃脘瘀血,产后血晕,妇女白带等。惟单用味辣难咽,须与童便或牛乳或白糖兑服之。晚近有用生韭菜开水泡过,切碎取汁,每日三次,每次100毫升服,治疗噎膈反胃(食道癌)获临床缓解之报道。又有不慎误吞入铁钉铁针,给大量煮食韭菜,使之包绕铁钉或针于其中安全排出。


韭子:辛甘温。先生以其温肝肾,用于遗精、遗尿、妇人白淫和白浊等。盐制韭子研末,每服6克,辅翁治疗阳萎,屡用屡效。


2.菠菜:甘凉。《嘉佑补注本草》:“利五脏,通肠胃热,解酒毒,冷大小肠。”《本草纲目》;“通血脉,开胸膈,下气调中,止渴润燥。”先生用以煮稀饭吃,认为系热病恢复期之养阴佳品。笔者尝嘱习惯性便秘患者,以菠菜在沸水中捞过凉拌吃,多数通便疗效确凿。吃菠菜时,多数人嫌根部稍老而洗涤不易每将其摘去,李时珍最注重于此,他实践的结果证实“根尤良”,不可不知。川蜀之地,吃菠菜多不去根,群众喜吃,是习惯沿袭,抑对濒湖高见之尊崇,皆不可考,然疗效之好则能予肯定。


3.莲藕:浑身是宝。辅翁尝以荷叶煮粥。清热消暑,升脾胃清气以帮助消化,增进食欲,卒暴吐血、便血,藕节为末,或捣烂水煎调蜂蜜服,呕血不止,荷花为末,酒调,每服6克,经血不止,莲蓬烧存性为末,每服6克,酒调下。辅翁挚友王文鼎每嘱长期以藕节炖棒子(长)骨(砸碎),喝汤吃藕,对血液病患者有不同程度的止血和促进造血功能好转或恢复之良好作用。辅翁还将莲须常用于固精、缩溺和止带,以治疗遗精、遗尿、糖尿病和带证,莲肉用于健脾、止泻等,多方皆有伍入者。


注:烧存性,中药炮制方法之一。是把药烧至外部焦黑,里面焦黄为度,使药物表面部分炭化,里层部分还能尝出原有的气味,即存性。


4.丝瓜:甘平。《医学入门》:“治男妇一切恶疮。”《本草纲目》:“通经络,行血脉,下乳汁。”《陆川本草》:“生津止渴,解暑除烦。”辅翁以生者煮食除热,老者烧存性服,祛暑清热。他治疗乳汁不通,老丝瓜连子烧存性为末,甜酒下6克,复被取汗,乳汁自通;坐板疮,以丝瓜皮焙为末,烧酒调搽,手足冻疮,老丝瓜烧存性为末,和腊或猪脂涂搽。民间经效方治疗咳嗽痰喘,丝瓜烧存性研末,枣肉和匀,为弹丸大,每服1丸,温米酒下,良验。

注:坐板疮,又名风疳,古名痤痱疮。是生于臀部疮疡的统称,指下腰及臀部多个散在肿,大如黄豆,小如粟米,根浅高突,中央有白色脓头,焮硬疼痛。为常见多发皮肤病,夏秋季节尤多。


5.苦瓜:苦寒。《本草纲目》:“除邪热,解劳乏,清心明目,益气壮阳。”《随息居饮食谱》:  “青则苦寒,涤热、明目、清心。熟则色赤,味甘性平,养血滋肝,润脾补肾。”辅翁为防止婴儿生疮,尝鼓励孕妇平时适量吃些苦瓜最好。他从丰富的经验中悟出,苦瓜虽苦,然非大苦大寒之品,其苦中有甘,不伤胃气。所评非常客观而至当。新近发现苦瓜有一定降低血糖之作用,多糖尿病患者所采用。特别还研究出苦瓜提取物有较好之抗癌作用。


6.海带:咸寒。《本草纲目》:“治水病、瘤,功同海藻。”《玉揪药解》:“清热软坚,化痰利水。”《医林篡要》:消瘿瘤结核,攻寒热瘕疝,治脚气水肿,通噎膈。”辅翁喜以之治疗瘤结核,如治方等即用本品为主药组合。


辅翁还以香菜(芫婪)加醋煮熏,透发麻疹;山药健脾补肺、固肾益精;百合润肺止咳、清心安神;薤白宽胸理气、通阳散结,均为他常用之药食兼备之妙品。


干鲜瓜果


1.梨:甘寒。《本草纲目》:“润肺凉心,消痰降火,解疮毒酒毒。”《开宝本草》:“治客热中风不语,治伤发热,解丹石热气惊邪,利大小便。”“肺气郁闭(疹后肺炎)”案,二诊时辅翁在清宣法中益以秋梨水,生津养阴培汗源,果得周身汗出、大便四次,症状见减,续调渐愈。习惯性便秘患者,笔者每嘱其清晨空腹吃生梨1~2个,配合跑步或散步,揉按腹部(顺时针10下,反时针10下,共100~200次),多数能收到预期疗效。


2.荸荠(水芋、乌芋、乌茨、地栗、红慈菇):甘寒。《名医别录》:“主消渴,痹热,热中,益气。”《食疗本草》:“可作粉食。明耳目,止渴。”《北砚食规》:“荸荠粉,清心,开翳。”辅翁治疗乙脑后期,热伤胃阴,但热不寒,舌干口渴,或温病愈后,面微热,暮热,常思饮而不欲饮,脉数者,每投《温病条辨》五汁饮(梨汁、荸荠汁、藕汁等)以甘寒救液。


已故成都中医学院眼科陈达夫教授,生前常用本品治疗翳障,他的“陈氏磨障丸”(见《眼科六经法要》)治疗白内障颇效。验方本品绞汁,漱服治疗咽喉肿痛,点眼治疗风火赤目,均效。有报道每日三次,每次嚼服本品10~15个,坚持服用,治疗尿路结石,一些患者获效满意。


 3.葡萄:甘平。《神农本草经》:“筋骨湿痛,益气,倍力,强志,令人肥健,耐饥,忍风寒。久食,轻身不老延年。”《居家必用》单捣汁,瓦器熬稠入熟蜜少许同服,除烦止渴功著。辅翁用鲜品少少与之,对邪去津伤者,既不伤阳亦无滋腻之患。葡萄干健脾益气、开胃增食,于虚弱体质尤宜,“脱肛”案先生用此,其理盖出于斯。


4.樱桃:甘温。《名医别录》“调中,令人好颜色,美志。”《滇南本草》:“治一切虚症,能大补元气,滋润皮肤。”辅翁于邪去津伤之证少少与食,既不伤阳亦不腻膈。民间将其入酒坛封固勿令走气,深埋地下,隔年取出,已化为汁,趁麻疹流行之际,小儿服之,可预防感染,樱桃汁液涂烧伤创面,止痛快,并可免起泡化脓,汁涂汗斑(花斑癣)处亦效。本品不可过食,《儒门事亲》曾载及舞水一富家两子好食朱樱,每日食一、二升,半月后一发肺痿,一发肺痛,相继夭折。足征纵使爽口之物,亦当忍咀节制。前车之鉴,慎哉!


5.枇杷:甘酸平。《本草纲目》:“止渴下气,利肺气,止吐逆,主上焦热,润五脏”。辅翁以之少少与食,治疗邪去津伤者佳,且不伤阳气,不滋腻。枇杷叶,清肺、润肺、止咳、降逆,平稳而效确,医者多尝用之。


6.甘蔗、西瓜:甘蔗,甘寒,《食疗本草》:“主补气”;《日用本草》:“止虚热烦渴,解酒毒”,《随息居饮食谱》:“大补脾阴”。


西瓜:甘寒。《饮膳正要》:“主消渴,治心烦,解酒毒。”《本经逢原》:“能引心包之热,从小肠、膀胱下泄,能解太阳、阳明中渴及热病大渴,故有天生白虎汤之称。”辅翁对热病邪去津伤者,亦给蔗浆或西瓜少少食之,无伤阳及腻膈之虑。西瓜翠衣,清透暑热,除烦止渴,向为温病学家所器重,辅翁治手太阴暑温余邪未清之清络饮中,有本品相须为用。验方西瓜霜治疗咽喉肿痛,研末吹喉或冲服均佳。


7.石榴:甘酸温涩。《本草纲目》.“御饥疗渴,解酲止醉。”《罗氏会约医镜》:“石榴皮,性酸涩有断下之功,止泻痢、下血、崩带、脱肛、漏精。”辅翁云,石榴有甜酸两种,入药用酸者,主治下痢、崩中。他尝以酸石榴一个,火煅为末,每服一匙,治疗肠滑久痢者。


8.桑葚:甘寒。《本草经疏》:“桑葚者,桑之精华所结也。……甘寒益气而除热,其为凉血、补血、益阳之药无疑矣。”《随息居饮食谱》:“滋肝肾,充血液,止消渴,利关节,解酒毒,去风湿,聪耳明目,安魂镇魄。”辅翁认为本品长于滋阴,故尝用以制为膏滋,用于肝肾不足所致之头晕目花、睡眠欠佳和大便干结颇好。


9.松子:苦温无毒。《名医别录》:“主风痹、寒气、虚羸少气,补不足。”《开宝本草》:主治“骨节风,头眩,去死肌,变白,散风气,调五脏,  不饥。”《本草纲目》:“润肺,治燥结咳嗽。辅翁则赞其逐风痹治头眩,温肠胃,润五脏,治燥、虚秘之功。


10.核挑:甘温平。《开宝本草》:“令人肥健,润肌,黑须发。”《食疗本草》:“通润血脉,骨肉细腻。”《本草纲目》:“补气养血,润燥化痰,益命门,利三焦,温肺润肠,治虚寒喘嗽,腰脚重痛。”先生竭力推崇本品温肾健胃,治疗虚喘咳嗽,尤以肺寒虚喘功著。他每令病者从秋后至清明时分,日食连衣生核桃一个,消食化痰疗效卓越,肺燥咳嗽,核桃60克、松子仁30克、研膏和蜜15克收之,每餐后服6克。验方核桃120克,香油炸酥,加冰糖120克,共末混匀,一日3~4次,每次服30~60克,白开水送下,治疗尿路结石屡效。笔者自拟“琥金通淋排石汤”,尝嘱患者每次药后嚼服核桃3-5个,对尿路结石确有滑窍助结石下移及至完全排出之良好疗效


大枣之益气补脾、除烦定惊;桂圆肉之养心安神、和营补血;乌梅益津开胃、敛肺涩肠;山楂之消肉食积;杏仁降气止咳;桃仁之活血润燥;银杏之降痰定喘;木瓜之舒筋止痛,统系辅翁平时习用之佳果良药。


孕妇体胖白带素多者,辅翁皆嘱其少吃生冷与水果,以免伤及中阳,将来婴儿胃凉,经常流口水,或饮食稍不慎,非吐即泻。然若孕妇平素热重,可常吃适量新鲜水果,不惟不伤胎,还能养护胎元。他会诊不少小儿厌食症,溯源多起于过食生冷瓜果,伤戕稚弱之脾气,皆嘱立即停食瓜果,不用药物或略调即成。

畜禽肉蛋


1.猪肉:甘咸寒。《随息居饮食谱》:“补肾液,充胃汁,滋肝阴,润肌肤,利二便,止消渴,起尪羸。”先生誉其润燥利便益人,惟多食动风生痰。妇女崩漏,形瘦血热者,他以鲜地骨皮60-120克(纱布包),猪瘦肉120克或排骨250克,文火炖熟,吃肉喝汤,每月三、四次,气虚者加黄芪,多效。辅翁喜用四川著名野菜猪鼻孔(侧耳根)加猪肉炖食,治疗妊娠高血压颇效。产后乳汁过多,昼夜淋漓不断,他按气血不充之大虚证予黄芪250克(纱布包)加猪蹄或排骨炖服,有较好之益气补血、扶正固摄作用。


猪靥:即猪甲状腺。辅翁治瘿方中有用猪羊靥各5对者(愚意若系信仰伊斯兰教者,则不用猪靥、代之以羊靥10对)此乃中医之脏器疗法,疗效确切。


2.牛肉:甘温。先生谓其温中补血,健脾益肾。其乳益人。惟黄牛肉良,水牛次之。牛角腮,为角尖中之坚骨,主下瘀血,疗崩带。


3.羊肉:先生以其甘膻气热,温阳除寒,益气开胃,益肾健身之性味功效,尝用于治疗虚劳寒冷、五劳七伤和脾虚胃冷诸病证。惟善发风毒,用盛血燥者当忌之。头蹄质地上乘,最为补人。《金匮要略·杂疗方》:“羊肉,其有宿热者,不可食之。”《千金方·食治》:“暴下后不可食羊肉、髓及骨汁,成烦热难解,还动利。”《医学入门》:“素有痰火者,食之骨蒸。”“热病伤阴”案,系年逾古稀之老妇,因肺炎后热尚未尽,恣食羊肉、以致阴液受伤,心神不宁,证见汗出不止、烦热口苦、心悸胸闷、睡眠欠佳、苔白而燥,脉洪大无力,虽经辅翁养阴安神,清热理痰及补气养阴诸法疏调获痊,但教训深刻,当予认真吸取。


羊乳汁,甘温,先生称其最益人,能补肺益肾,润心、肺、脾、胃、肝、肾、肠、筋膜。笔者以山羊奶治疗虚损劳极者,久饮颇效,又肾小球性肾炎蛋白尿长期不消失者,每天温服500毫升(小儿酌减),经治数例均告痊,惟须坚持服用1~3个月,或更长一些时期方能见功。辅翁声言,羊血能解一切药毒


4.犬肉:咸温。《食疗本草》:“补血脉,厚肠胃,实下焦,填精髓。”《日华子本草》:“补胃气,壮阳,暖腰膝,补虚劳,益气力。”辅翁谓黄犬肉者良,壮阳、补血益人,能治脾胃虚寒。惟气壮阳旺多火及阴虚者不宜食,热病勿食,误食则发风毒,皆须避忌之。


多年临床和生活中,笔者观察到,牛、羊和犬肉,特别是羊或犬肉冬天食之,有明显增强抵御风寒作用,故其为北方地区之上乘肉食。笔者曾检阅有关书箱,从营养学角度,羊、牛肉所含蛋白质、脂肪等产生之热能均低于猪肉(所憾犬肉成分及热能,经查阅资料和征询多位营养学家均未得)。说明不能简单地以营养成分所产生之热能来表示药性"热”的程度。又,同样是小麦其性竟有南燥北凉之异。可见,中药药性是建立在丰富临床实践经验基础之上的,决非凭空向壁之杜撰。但究竟中医  “寒”、“热”的物质基础即真正科学内涵是什么,实尚待进一步悉心探究。


5.鸡肉:温平。先生意见白毛乌骨者良,血不足者最宜。乌骨鸡不特为餐桌上之珍羞美馔,尤其滋补肝肾作用显著,尝用以治疗劳渴、泄利、崩中和带下诸证,令人瞩目。原妇科名方乌鸡白凤丸,现已广泛用于男妇各科肝肾血分病,如月经不调、白带、不育症、产后虚损、迁慢性肝炎、早期肝硬化、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和再生障碍性贫血等恒多效验。本品动风发毒,故血热肝旺及有风病者当忌之。


鸡内金:为鸡胃内膜,甘平,消食佳。辅翁于黄金糕方、治肺结核吐血经验方等皆取为主药。


鸡肠:神农本草经》:“主遗溺”。《名医别录》:“小便数不禁”。小儿遗尿,先生每嘱将鸡肠剖开,去掉粪便清洗后,置瓦器上焙脆,研末,每服4.5克,一日二次,白开水送下。


鸡子黄:甘平,滋阴润燥,养血息风,治疗虚烦不得眠、热病惊厥诸证,用为要药。辅翁于乙脑  (暑温)真阴欲绝,壮火复炽而心中烦、不得卧者,沿用仲景清热养阴之黄连阿胶汤,真阴消灼出现惊厥、抽风之酌情遣予大小定风珠方中,俱有本品相须为用,协同奏功。笔者以煮熟之鸡子黄数枚,放铁锅内,在火上炒黑炸取出油,密贮备用,对阴疮和久不收口之慢性溃疡涂抹,往往收到意想不到之捷效。


6.鸭肉:甘微温,白鸭肉良,白毛黑咀者最佳。功擅滋阴退热,补虚养血。脾肾阳虚,胃寒便溏者不相宜。笔者屡用硕壮之白公鸭代白公鹅,取血趁热饮下,每次20~40毫升,每隔1~2天一次,治疗食道癌、胃癌,有一定平冲降逆,开道进食之功,对缓解病情、延长患者寿限,均有一定助益。7.鸽肉:咸平。辅翁云其益精补虚,食之益人。妇女冲任损伤所致之经闭、月经过少,以及高年肾精不足之体弱、消渴,以之佐餐或入药均可。


畜禽肉类,营养固然丰富,治病多有较好疗效。至若如《金匮要略·杂疗方》所云:“六畜自死,皆疫死,则有毒,不可食之。”信然。


鱼虾贝类


1.淡菜(壳菜、珠菜):咸温。《本草拾遗》:“主虚羸劳损,因产瘦瘠,血气结积,腹冷,腹鸣,下痢,腰疼,带下,疝瘕”。《随息居饮食谱》:”补肾,益血填精,治遗、带、崩、淋,阳痿阴冷,消渴,瘿瘤。”《医学人门》单用治疗劳热骨蒸。辅翁治疗大虚似实,证见面赤颧红,头眩烦躁,脉浮大而涩,为欲脱之兆,即予养荣益气佐以涩纳之右归加龙、牡、阿胶、淡菜、龟板、磁石,急以收摄元神。乙脑之痉厥、抽风,证属邪踞下焦、消灼真阴所致者,则用含本品之小定风珠柔肝熄风。近代发现海产品大多具有活血化瘀、抗癌抑癌功效,与古文献记载是类药物用于症瘕、积聚和瘿瘤颇为合拍,值得进一步探究。


2.虾米(金钩):甘温。为大或中型虾去壳干制品。通乳脉,下乳汁。辅翁以之30克,加猪蹄一对炖食,用于产后少乳,增加营养化生气血,单用亦可见功。


3.海马:温平。《本草纲目》:“暖水脏,壮阳道,消瘕块,治疗疔疮肿毒。”辅翁每以葆真丸加海马、蛤蚧各一对,韭子30克,治疗阳痿颇效。验方单用本品炙研细,一日2~3次,每次黄酒送服1~2克,治疗阳痿、不育,单用制法如前,每次冲服3克,治疗哮喘亦效,实缘补肾纳气而奏效,跌打损伤,内伤疼痛,本品一日三次,每次黄酒冲服3~6克。


4.文蛤:咸平。《长沙药解》:“清金利水,解渴除烦,化痰止嗽,软坚消痞。”先生将其治疗糖尿病、遗精、白带和瘿病,玉锁丹、治瘿方是其代表方剂。


5.牡蛎:咸平微寒。辅翁藉其请热除湿、化痰软坚功效,用以主治伤寒、瘟疫、瘰疬、瘕疝、瘿瘤、胁下坚满、小儿惊风和下利烦热口渴等病证,单行有用,大多入复方投予。


6.鳖甲:咸平。辅翁以之主治症瘕积聚、恶血、疟疾、骨蒸、阴蚀及痰核等。砂石淋痛,大鳖甲醋炙为末,酒调日二次;阴头生疮,鳖甲末、鸡子清调涂;妇女阴脱、脱肛,鳖头缎存性为末,葛根熬汁,入酒调服;产后操劳过早,中气不足,酿致阴挺,给服补中益气汤加鳖头骨一个,醋炙焙于研末为引,理法方药合辙,取效彰然。辅翁多年来尝将龟板、鳖甲、牡蛎、石决明、珍珠母和玳瑁等,用于镇肝熄风和育阴潜阳,屡收良效,究其机理,诚如张山雷云.“潜阳莫如介类为第一药。”


山珍海味


1.冬虫夏草:甘平。《本草从新》:“保肺益肾,止血化痰,巳劳嗽。”《药性考》:“秘精益气,专补命门。”先生对肺肾两虚之喘嗽和膈证虚损,尝用此主治。他介绍一平补方:虫草20根,加水100毫升,随饭蒸食,三日一次,能促进消化,增加食欲,以50根蒸鸭食更佳。近代发现本品为一种很有前途之扶正抗癌剂。


 2.海参:甘咸温。《药性考》:“降火滋肾,通肠润燥,除劳怯症。”《本草求原》:“润五脏,滋精利水。辅翁对乙脑面目俱赤,气粗声重,潮热谵语,苔老黄或起刺,腹满便秘,脉沉数或沉实,属津液不足,下之不通,而邪实正虚不能受药者,议采攻补兼施,投有本品之新加黄龙汤加减治之。若患者过食海参伤及胃肠,先生用向患者学来之经验,即以本品烧炭存性研服即解。


调料饮品


1.油脂:猪板油,辅翁外用拔火毒效确。如火眼用以敷贴屡效,产后乳头破裂,疼痛难忍,以之敷贴(喂乳时凉开水洗净,吮毕再敷上),痛减迅速,二三日可愈,小儿火丹贴之,效果亦不错。无猪板油时,肥猪肉代亦佳。


芝麻油:甘平。《名医别录》。芝麻“坚筋骨,疗金疮,止痛”。《食疗本草》:“润五脏,主火灼”。《玉楸药解》:“医一切疮疡,败毒消肿,生肌长肉。杀虫,生秃发。”辅翁对妇女阴唇溃疡,责之湿热火毒,先予苦参、甘草各15克煎熏洗,复以芝麻油调甘草粉搽,猪板油敷贴,经治数例,疗效皆称满意。


菜子油:辛温。《本草纲目》油菜子“行滞血,破冷气,消肿散结……治赤丹热肿,金疮血痔。小儿热疖”。辅翁用大甘草焙研细末,以纯净芝麻油或菜子油盛瓷缸或玻璃缸中,浸泡三昼夜,治疗一切火毒疮疖和溃疡经久不愈均效。应用数十年,其泻火、消肿、止痛快捷。


以上芝麻油和菜子油并非单纯做为制剂基质使用,它们本身具备之临床功效,在治病中起到主导作用,亦不可忽视。


2.姜:生姜辛微温,辅翁主要用于辛散风寒、温胃降逆。治痢,生姜、好茶叶各30克浓煎服;冻疮,姜汁频涂。曾遇候诊患者呕吐难忍,即给生姜一片含之立止。足见先生用药主张单刀直入,一味药亦可登“大雅之堂”治病。此种例证,可谓俯拾即是。干姜辛温,辅翁多用于温中助阳,理中、四逆辈是其例。


3.淡豆豉:苦甘寒。辅翁用为解郁热、疏表发汗通用药,无论伤寒、温病,尝酌情选用葱鼓、姜豉、栀豉、生地豆豉等简效方剂。火郁证,他每于火郁汤中加本品宣越郁热,疗效尤佳。


4.红糖:甘微温。辅翁多用于虚寒或兼瘀滞之证。如妇女痛经,他创制之茺蔚老姜汤、当归艾叶汤均以大剂量红糖兑服之,宫寒肝郁之月经不调,所用艾附丸亦以红糖熬膏为丸。俗云:“胎前一团火,产后一块冰”,故治则有所谓“产前宜凉,产后当温”之说,是故产后病他亦尝用以兑药服。


现代研究证实,红糖属未经精提纯之糖,除所含葡萄糖比白糖高20~30倍外,宏量元素如钙、铁,微量元素如锰、锌等均较白糖多,还有一定数量之胡萝卜素、核黄素等,这些成分均为功能低下之虚寒性疾患和产后病所急需,服后吸收快,瞬即全身转暖,颇利于气血调畅、药物奏效和疾病向愈,而白糖含蔗糖量高,需在酶的(催化)作用下始能转化为人体易于吸收之葡萄搪,故吸收速度较红糖相对慢得多。白糖、冰糖,以其清补、调中和矫味,辅翁于汤、丸中时亦用之。


 5.蜂蜜:李时珍对其性味功效概括为五:生则性凉清热,熟则性温补中,甘平能解毒,柔濡以润燥,缓可去急止痛。《神农本草经》:“安五脏……除百病,和百药,久服强志轻身,延年益寿。”辅翁除汤剂中偶用之,尝于丸、膏剂中益以蜂蜜,既增加营养,又治疗疾病。


 6.茶:苦甘凉。《神农本草经》“饮之使人益思、少卧、轻身、明目”《本草纲目》:“主治喘急咳嗽,去痰垢。茶苦而寒,最能降火……火为百病,火降则上清矣。仲景言其“治便脓血甚效”。其降火清暑、消食利尿和强心治痢等功效已为现代医学研究所证实。


本世纪六十年代初期,一老年患者,热病后生疮,长期服药病虽退,反而烦躁、失寐、不思食,继则得水、食俱吐凡三日。家属以为无望,仅抱姑且一试之心情邀辅翁会诊。脉证合参,他认为乃热病后正气大虚,胃气仅存一线,虽有虚热外蕴,但不可滥施寒,否则胃气立衰,遂嘱以清水煮沸两分钟后,放入龙并茶6克,又煮两沸。殊知患者闻茶芳香清冽之气即索饮,饮半碗亦未吐,胃中舒服,腹鸣矢气,腑气已通,当晚安然入睡,翌晨知饥索食,是为阴阳和调。旋给稀米粥少少与之,以养胃阴和胃气,调理月余,精神日佳而康复。先生因赞茶叶之微苦微寒,清热不伤阳,辛开不伤阴,芳香微甘有醒脾悦胃之妙。


此外,尚藉醋之清热酸收,辅翁用于止血,如和地榆共煎服治崩漏,月经过多,调服十灰散以止吐血、衄血和崩漏,藉酒作为一种很好的有机溶剂,以及祛风散寒、活血散瘀,他每用以泡制治疗痹症之药酒,或含低度酒精的甜酒送服丸、散,或加入适量于汤剂中增加有效成分溶解度和活血散瘀或祛散风寒。


桂:辛温发表用桂枝,温里用肉桂,对肉桂慎用指春温夏热言,有云损胎亦非确论,关键用之当否,五苓散证有表证用桂枝,无表证用肉桂,花椒暖胃止痛、燥湿杀虫,而于乌梅丸、椒梅汤中屡所择用,藉胡椒、丁香之温寒除湿、行气止痛,而为外用寒湿积聚等方所搜采,且颇著效验。


食疗防病治病,是我国传统医学的一大特色。食疗,既不苦口,又不伤肤,且极安全,历代医家均所肯定,亦为现代医学证实。特别是近些年来,陆续发现化学合成药物的中毒、过敏、致畸变和致癌等毒副作用,各国医师和患者都不约而同地呼吁和渴望“回到大自然中去”,食疗地位与日俱增。


通过对蒲辅周先生食疗丰富经验之搜讨,必将激励我们更好地研究食疗理论和经验,使众多疾病不致发生,或即令发病,力争只须日常饮食治疗,疾患即日趋好转及至默默消于无形,藉以却病延年。(本文摘自新疆中医药)

注:文中所涉及到各类药方、验方等仅供参考学习,不能作为处方,请勿盲目试用,本平台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责任!

往期热门文章推荐:

治疗晚上失眠? 14个食疗偏方让你美美入睡

8道素菜,您尝试过的搭配和美味!

香菜,您所不知的食疗功效&食疗方

10道热乎乎的炖菜,看完整个人都暖和了!

版权声明


我们注重分享,文章、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如有异议,请告知小编,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