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食品调料联盟

村医月报:卫生室刷卡卖调料 新农合定点被取消

村医之家2018-12-12 10:44:41

村医月报,每月一报,聊聊跟村医相关的——那些事儿!


第一节:政策大咖谈


徐毓才:“和稀泥”式调解,既不能体现公平正义,也无益于政府公信力

 


近日,某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为《村医生依法施治伸援手 镇领导要村医出钱了事》的文章,引发了村医群体的普遍关注。事情的经过如下:

 

1月7日上午,该卫生室接治了一位患者,值班的刘金好医生对患者做了基本的体格检查,发现患者下身穿着单薄,腿部有外伤史,其余无异常。就让患者先在病床上休息,然后就去处理其余病号了。

 

大慨30分钟后,刘医生再次查看病人情况,在让患者俯卧在床上进行下一步检查时 ,病人自诉头晕,随后出现语音不清、口吐白沫。两分钟后,患者呼吸心跳停止。

 

3个小时后,患者家属来到村卫生室,以卫生室没有给患者用药和没有给患者转诊为理由坚决不把尸体抬走,并提出30万元的赔偿要求。

 

1月9号晚,在与卫生室负责人协商此事时,镇政府纪检书记说:“就是出于人道主义,你们也要掏几万块钱。”

 

对此,徐毓才说:和谐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有和睦协调、和解之意。但很多基层官员,把“和谐”理解为“和稀泥”,具体做法就是“花钱买平安”。在这种观念的支配下,却出现了“花钱买平安越买越不安”的局面。


本次事件中病人在卫生室突发急病抢救无效死亡,在死因尚不清楚的情况下,镇领导就要求村医“出于人道主义掏几万块钱”显然就是误读了“和谐”这两个字。而村医作为一个“无依无靠”的人群,自然就极易被“和谐”掉。

 

对于此病例,如果家属执意索赔,政府部门应该建议家属做尸检,查清死因;建议卫生室申请医疗事故仲裁,分清责任,然后再依法处理。绝对不能稀里糊涂就让村医“出于人道主义”出钱赔偿。这样做,显然不能体现公平正义,也无益于政府的公信力。

 

否则,如此病例也要让村医承担责任,恐怕会出现更多的拒之门外、更多的见死不救。

 

刘立红:不解决收入过低这个村医流失的根源问题,再怎么补充人数也是无济于事

 


最近,网上一段反应呼和浩特乡村医生收入低的视频让引起了很多村医的共鸣。

 
呼和浩特:乡村医生待遇低 急需改善

 

从这个视频里可以看出,当地的村医队伍老龄化现象非常严重——一个区61岁~80岁的村医竟然占了四分之一。七八十岁的老人本应该在家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但是只有村医这个群体却还需要在岗位上工作着,一方面是找不到接班人,另一方面是退休之后的生活难以保障。

 

对此,刘立红表示:从许多省份逐年扩大农村医学专业免费定向生招收数量的做法中可以看到,其实村医匮乏的现象早已被有关部门注意到了。但是这些所谓的定向和免费名额还是没有足够的吸引力,即使学生毕业后去当了村医也干不长久。

 

村医岗位因为收入低、缺乏吸引力才导致村医队伍的人才匮乏,所以说,不解决收入过低这个村医流失的根源问题,再怎么补充人数也是无济于事。随着老村医到龄退出,有能力的村医纷纷逃离,再加上年轻的医生不愿加入,村医缺乏的现象将越来越严重。假若不改变现状,村卫生室必将后继无人。

 

总之,村医的现状是很严峻的,需要各级部门真正重视起来。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村医们可以安心做好工作,村卫生室能够后继有人!


孟庆远:要想实现“乡聘村用”,前提是具有合格的专业技能

 


1月7日,“村医之家”推送了一篇题为《卫计委部署2017年基层卫生工作,哪些与乡村医生密切相关?》的文章。

 

其中提出2017年基层卫生工作的亮点是创新人才管理,积极推进“县管乡用、乡管村用”的人才管理机制,鼓励将乡镇卫生院人员岗位设置在县级医疗机构,村卫生室人员由乡镇卫生院聘任,吸引适宜卫生人员服务基层。

 

那么怎样才能做到“县管乡用、乡管村用”呢?

 

众所周知,当前基层卫生最大的短板就是人才问题。基层卫生队伍一方面面临着严重的人才流失现象,一方面却缺乏吸引新鲜血液加入的必要条件,已经呈现出一种“青黄不接”的态势。

 

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说:“2016年全国在9个省开展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试点,进展比较顺利,通过率较高,深受基层欢迎。2017年这项工作要全面覆盖,让每一个符合条件的人员都有机会参加考试。”

 

对此,孟庆远认为:这是在告诉村医,要想实现“乡聘村用”,前提是具有合格的专业技能。虽然讲话中没有提到“乡聘村用”的实施细则,但他预测,拥有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或更高的资格,将是村医能够被聘上岗的必备的条件,也只有这样,村医才能够与国家现行的各项利好政策接轨,才有拓宽发展空间的可能,才能更快地提高个人收入。

 

通过考试与招聘的办法来打破既有的乡村医疗机构管理体制,让有“真学实才”、符合基层医疗卫生保健需要的村医受聘上岗,这不但能解决基层的人才短板问题,也能解决村医的待遇、保障,值得村医关注。

 

第二节:新闻连连看


控药价:央视曝光“回扣门”,八部门力推“两票制”


20016年12月24号,这个平安夜,让一些医生以及“医药代表”失去了安宁。央视以8个月蹲守调查推出的16分钟专题报道“药品回扣泛滥”暗访,指出医生回扣占药价30%-40%,引起全民关注。视频中,记者调查了上海、湖南两地的6家大型医院,亲眼目睹医药代表流窜于各医院各科室,不停地向医生塞“信封”。而信封里装着的就是金额不等的药品回扣。

  

记者调查:高回扣下的高药价

  

药品回扣,持续时间久矣。医药代表一职,不独中国有,西方也一样存在。其职能本也并非是发放回扣这样龌龊,而起的是医药互动、学术沟通和临床服务的作用。


但镜头中的“医药代表”,举止鬼祟,公然行贿,严重偏离职业的正当合理性。而医生收取回扣的自然态度,让“医药代表”下个月赚回一部手机的“担保”,更让医生“白衣天使”的神圣形象再次崩坍。可以说,略为平复的医患关系从此将再起波澜。


国家卫生计生委纠风办立即表示高度重视,要求上海、湖南两地卫计部门对高价回扣事件展开调查,及时公布调查结果,对违规人员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随后,国务院医改办会同国家卫生计生委、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商务部、国家税务总局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8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在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推行“两票制”的实施意见(试行)的通知》,规定在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推行“两票制”,即药品从生产企业到流通企业开一次发票,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开一次发票,以此压缩药品流通环节,使中间加价透明化,进一步推动降低药品虚高价格,减轻群众用药负担。 

 

最高法:非法行医改解释,多点执业迎春天


2016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最新修定的《非法行医罪司法解释》,删除了原《解释》第1条第2项“个人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开办医疗机构的”属于非法行医行为的规定。


新《解释》自2016年12月20日起施行。



 

根据法无明文规定不得定罪的原则,这意味着今后,取得医生执业资格而没有取得《医疗机构许可证》的(受聘执业的)医生,将不会成为非法行医罪的追责主体;而在未取得《医疗机构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办医疗机构的责任人,未达到“情节严重”时也不认为其触犯刑法。

 

第三节:基层风采展


安福久:风沙大漠诊牧民 骆驼背上守护神


内蒙古阿拉善盟阿拉善右旗雅布赖镇巴丹吉林嘎查地处巴丹吉林沙漠腹地,常年风沙肆虐,交通和通讯十分不便,自古就被称为“死亡之海”。这里有一位救死扶伤的乡村医生,38年来,他日夜守护着这里所有牧民的生命健康,他就是2014年被评为“全国最美乡村医生”的安福久。

  

安福久身材矮小瘦弱,多年风霜的侵袭,使得他皮肤黝黑粗糙,满脸褶皱。第一次见到他的人,多半会以为他是一位长期在田野里耕作或者在草原上风吹日晒放牧的农牧民。


安福久生活的巴丹吉林嘎查方圆3000多平方公里,分散居住着43户共126名牧民。最远的住户要走八九十公里的沙漠,骑骆驼、步行单程需要2天多时间。4公斤的诊箱背着并不轻松,但只要听到病患的召唤,安福久便扛起诊箱,风雨无阻。

  

沙漠里出行交通很不方便,骑摩托车也要远比在公路上费劲得多。一旦遇上风沙天,很容易出危险,碰上摩托车坏了,只能推着车走出沙漠。所以去远的地方,安福久还是得靠骆驼出行。

 

沙漠里没有路,有的只是大致方位的地标,在荒漠戈壁中常年定期巡诊,路怎么走安福久早已烂熟于心,谁家里有病人他更是一清二楚。但由于沙漠环境特殊,牧民居住分散,翻越几座沙漠,到达一户牧人家最快也要大半天的时间,每次出去巡诊至少得一个多月。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就连安福久自己也说不清曾经走过多远的路,翻过多少座沙山,诊治过多少位病人。出诊的路上,好几次险些被漫天的风沙卷埋进大漠里。但他知道,只要大漠深处的牧民有需要,即使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去看看病人。

  

有一次巡诊途中,安福久遭遇大风暴迷失了方向,一连走了3天也没有找到出路。日晒、高温、缺水让他失去了知觉,周边的牧民寻找了3天,才在一个沙坑里找到了他。昏迷了两天两夜后,安福久才在牧民的呵护下苏醒过来。

  

“累是累了点,但我是一名医生,更是一名共产党员,为农牧民服务就是我的职责。”这就是安福久一直坚守的信念。


仇正海:夜宿村室30年 为报村民甘不眠


在瘦西湖街道,说到堡城村村医仇正海,当地人没几个不知道,不仅因为仇医生待人热情、医务水平高,更因为无论何时去医务室总能找到他。


“他几乎每天晚上睡在村医务室,无论哪天晚上去他都在。”不少村民说,有一位医生任何时候都在岗,村里人特别安心。

        

仇正海今年68岁,土生土长的堡城人,在该村做村医已47年。

  

“村医务室刚成立时,只有两名男医生,除了我,还有一位老医生,夜里我们两人轮流值班;后来老医生退休了,夜里看病就我一人。”仇正海回忆说,“起初村民看病,我就要起床再到村医务室,既耽搁时间,也不方便,后来干脆就睡到村医务室了。”

    

这一睡就是30年,每年除了除夕和正月初一、初二这三天,其余绝大部分时间,仇正海都是睡在医务室。


在村医务室,有个8平方米的隔间,是仇正海的值班室:一张单人床,一张办公桌,一台电视,一台老式的扩音机,基本还是二三十年前的样子,他在这里已经睡了1万多个夜晚。

    


夜间医务室大大方便了村民。前几天夜里12点多,保障河畔象鼻组吴大妈突然肚子疼,在老伴陪同下,捂着肚子来到村医务室,蹲在地上直呻吟。当时仇正海已经上床睡觉,闻讯后他立即起来,根据症状,判断是胃痉挛。经过用药治疗,吴大妈症状缓解,回家后安安稳稳睡了个好觉。

   

经常有人夜间看病导致他夜不成寐,对此,仇正海淡然一笑,说:“这都是医生应该做的。”

   

第四节:村医好人榜


罗时敏: “亏本行医”40载 一代“穷医”心有忧


行医40年,却依然是一个“穷医生”——百年老宅因失修塌了,如今还住着土坯房,儿子住院还要去银行贷款。这是一位怎样的“穷医生”?

 

寒冬时节,江西日报记者来到铜鼓县大塅镇交山村,走近一幢盖瓦的土坯房,只见墙壁有不少裂缝,屋里散发出中药味。这是交山村卫生所,也是罗时敏的家。带溪乡柳溪村张九德患风湿病前来就诊。喷酒、推拿、擦姜、敷药……69岁的罗时敏动作有力,手法娴熟。他给病人开了2天6次的西药,只收了51元,中药、人工都没算钱。他说:“乡亲们都有难处,我尽量让病人少花钱治好病。”


罗时敏淳朴善良,把病人当亲人,常常会先端上一杯热茶,待病人坐下来后再诊病。远道而来的病人,他一定要留病人吃了饭再走。有上吐下泻的病人来急诊,罗时敏会让病人先吃姜、枸杞止呕,买来饼干、方便面让病人充饥,看到病人好转了才开始用药治疗,治疗只收药费。给骨伤患者接骨或推拿,罗时敏都是拿出自家的白酒使用,从来不收白酒费。罗时敏给病人看病,从不收处方费、出诊费,推拿、按摩等中医治疗费也分文不收。

  

一位村民摔断了腿,只能由父亲照顾。父子俩吃住都在罗时敏的卫生所,住了70多天才康复回家。考虑到患者贫困,罗时敏没有算父子俩的房租水电伙食费,只算了1000元医药费。这1000元医药费,第二年才付清。

  

罗时敏家之前是座百年老宅,因无钱修缮而倒塌。20多年前,他借钱建起了现住的土坯房,如今也成了危房。一位村民愿借几万块钱给他拆旧建新,可他怕还不起而婉拒。

  

儿子患病去宜春、南昌治疗,要好几万块钱住院。因为家里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罗时敏只好向银行贷款1.5万元,前年才还清贷款。罗时敏家最贵的家电就是一台冰箱,还是老伴去茶园打工挣了1800元买的,用于存放药材。


“像这样的医生太少了!”村民们告诉记者,罗时敏行医40年,只要正常治病收费,早就小康了,可他依然这么穷,一直在“亏本行医”。

  

“病人康复后,说一两句感谢的话,我们就感到很幸福。”罗时敏的老伴说,现在不欠别人的钱了,日子还过得去。可罗时敏还是有些忧虑,自己年岁大了,想收个徒弟,只要品德好、爱岗敬业就行。

 

彭恢先:村民丢失血汗钱 村医拾到急归还


家住秭归县罗家坪村的韩先生感激地说:“多亏好心的村医彭恢先拾金不昧,要不然我这3500多元血汗钱可就丢了!”


原来,10日下午,秭归县郭家坝镇文化村乡村医生彭恢先经过庙垭村的猴菜公路时,意外发现一个塑料纸包裹,拾起打开一看,里面有3500元现金、一部手机及身份证等证件。彭恢先心想失主丢失钱物后的心情一定很焦虑,得想办法找到他。


根据包里的身份证信息,彭恢先迅速向文化村委会电话告知自己所拾钱物的情况,请村干部帮忙寻找失主。在村干部的帮助下,得知罗家坪村韩先生此前因骑摩托车通过此路段颠簸致身上口袋的钱物小包裹抖落掉了,回家时才发现丢失了钱物,这是韩先生打工的钱,家里正等着这笔钱办重要的事情。


心急如焚的韩先生得知消息后,迅速赶到彭医生家核实,将钱物如数拿到手中。韩先生当即拿出200元现金要酬谢彭恢先,却被彭恢先拒绝了。彭恢先说:“人家的辛苦钱,相信每个捡到的人都会归还的。”

 

第五节:法律小黑板


曝光台:暗中操作医疗本 掏空村民救命钱


2016年末,网络上的一段实名举报视频,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村民郝明河反映原村支书郝全红开设诊所,并利用职务便利,私自留存村民医疗本,导致村民新农合账户内的资金,不翼而飞。

 



片子中有这样一个细节,记者调查时发现,一个村民一天就诊9次,明细内容显示均为输液,药品为血塞通,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会对此产生怀疑,这怎么可能呢?而事实是,不仅是可能,而且还真实地发生了。

 

目前,涉世人已受到应有惩处。

 

有机可乘、有缝可钻,看似小事,实为暴露出制度、监管上的漏洞,才让某些人为了一己私利毁了国家的惠农政策。针对部分地区出现的套骗取新农合基金等违规现象,国家卫生计生委12月联合财政、审计、公安等部门,在全国开展新农合基金监管专项督查,加大对违规行为的打击和震慑力度。

 

敲警钟:卫生室刷卡卖调料 新农合定点被取消


为了解决农村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国家在农村实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由群众交一点、政府补一些的方式,为农村群众筹集门诊和住院费用。最近陕西汉中南郑县有群众反映,他们的新农合个人账户余额必须要在年底花完,如果买药用不完,还可以在村卫生室买日常用品。


南郑县圣水镇后营村村民吴纪亭家有五口人,按照2016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规定,全家交了650块钱合疗费,合疗本上有80多块钱个人账户余额。本月初,他得到消息,说余额必须年底花完,可以到村卫生室买东西,不但有药品,还有大香、草果等调味品,他还用新农合余额买了一瓶洗手液。


南郑县圣水镇中心卫生院对涉事的后营村卫生室调查后认定,该卫生室负责人沈某的行为严重违反了新农合的管理规定,南郑县卫计局、合疗办等部门将此事在全县通报,售卖调料的违规收入不纳入合疗报销范围,并停止圣水镇后营村卫生室定点医疗机构的资格,三年内不得再申报。


村民们担心个人账户归零,急于消费余额,而少数村卫生室自然抓住村民爱占小便宜的心理,调料洗手液用新农合结算就不奇怪了。记者采访时,南郑县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管理办公室副主任雷平表示,按照省上新的改革措施,从2017年开始,新农合个人账户余额可以累积,村民将不必在年底突击消费,他们也将加大巡查力度,尽可能地堵住管理上的跑冒滴漏。

 

来源:村医之家,人民网,工人日报,国家卫生计生委官网,最高人民法院,扬州晚报,江西日报,三峡商报,西部网,央视
编辑:吴振伟

村医之家

微信号:zgsqys-cyzj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