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食品调料联盟

姚城往事 老余姚会记得 姚江驿的橹声,仍在酱园街边回响

余姚生活网2019-02-16 08:04:25

多少文人骚客,曾在这里相聚与分离。



记得贾平凹《笑口常开》中有这样一个场景。丈夫要离家,但走前还想和妻子亲热一下,可惜不足十平方米的单间,孩子死活不走。妻就对孩子说:“爸爸要走了,你去商店打些酱油,给你爸爸做一顿好吃的吧!”孩子提酱油瓶出门,爸爸故意拿了一个大口浅低盘给孩子,并嘱咐“别撒了啊!”


在那个年代,打酱油是一门手艺,这制酱更是和人息息相关的一门绝活。



而说到余姚和这“酱”有关的地方,就不得不提酱园街这个名号。酱园街是余姚的商业旧区,沿姚江边由舜江楼向南,西起三管堂路,东至三江口,南临姚江边。



酱园街名来源于致和酱园。致和酱园创建于清乾隆元年(1736),迄今已有260年历史,是余姚最古老的企业之一。



自清嘉庆至道光(1796-1850)年间,致和酱园曾数易其主,早年的致和酱园仅占衙弄口西侧临街朝南的一段。至咸丰年间,一王姓经理因经营有方,业务不断扩大,经济实力渐强,遂购置栈房和晒场用地。致和酱园的地段和房屋从后门跨过后街延伸,产业连成一大片,其面积要占和鸣桥以东街道的三分之一。嘉庆四年(1799),致和酱园的西邻开设了鼎和酱园,后又在鼎和酱园的毗西开了贝美酱园。




一般酱园,前店后坊,以自产自销为主,兼营批发售卖。各家都会有自己的门面,附近居民沽酒打油、购买日用调味酱料等都爱往酱园跑。


酱园街不只是商业和手工业象征,它还包括清初邬氏诰命坊、歇山飞檐的四明藏书阁、鸦片战争中一品大员裕谦投水自尽的姚江驿、道光年间探花的朱兰中宪第(人称探花墙门)。然而现在,我们已经看不到它们曾留存的痕迹了。尤其近代楼适夷故居的拆迁。据说楼的后人原本想捐献适夷先生许多文献手稿,用来开辟楼适夷纪念馆。但一拆迁,这一切就无从谈起了。


清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致和酱园生产的贡方腐乳,远销南洋,曾荣获银牌奖。


又因临江,大约在唐代,特在酱园街中段设置驿站,用来传递官员往来书信。宋代之后,沿江码头人声鼎沸,官船商舟紧凑,在缺少路面交通的当时,姚江驿就这样成为其中余姚重要的对外交往枢纽。在这驿站码头,不知曾为多少行商坐贾的余姚人带来财富,不知见证了多少官员将军的荣光与卸任,多少文人墨客的相聚与分离。


今时今日,放眼望去,琴行、书屋、茶馆、摄影展…就算是披着现代化建筑的外壳,也无不描绘出它当年的繁盛和浓重的文化气息。


现在的酱园街多半已为年轻人创业的舞台。那些富有艺术习性的年轻人,在这里创作,在这里经营着人生的第一番事业。



行走在酱园街,微风徐徐拂过脸庞,人的心自然就会安静下来。然而,空气中还夹杂着多少年前的市声,是酱园人制酱的声音,是姚江驿边货物的运送声,是船舶停靠的碰撞声,是船家启程故人离去的送别声…



车和人来来去去,来了又去,它过不了历史的门槛,那么就让它走吧,反正人人都要走。

为这条老街点个zan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