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食品调料联盟

老板,来两个可爱多!

开箱记2019-04-15 10:05:03

    老板,来两个可爱多!


来武汉是一次蓄谋已久的旅程。说蓄谋已久是因为去年就把武汉列进了计划里,但后来向在武汉上学的同学打听了一下,他说你可别来,没啥好玩的。计划就此搁置。但今年还是决定来看一眼,不仅仅为了武大的樱花。

 

其实我并没有看到武大的樱花,四月初的时间显然不适合赏三月的樱花,尤其在前天的降温和充足的雨水之后。其实我也已经看过武大的樱花,通过朋友们的图片,图片就已经很美。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也许下次我会在樱花正绽放的时节再去看看她,毕竟美好的事物谁都无法抵挡,而且美好的事物不能久存。南京鸡鸣寺粉色的樱花和武汉武大粉色的樱花,都让春天在我眼里俨然从嫩绿色变成了淡粉色。我在武大的珞珈山路上还是发现了四五棵还在开放的樱花树,和落了一地的樱花花瓣。也看到了一两个为了营造樱花雨的游客破坏美好事物的行为,喟然叹息。

 


对于去武汉的理由,武大超过了户部巷,也超过了昙华林和黄鹤楼,她早已经成为武汉一个地标。对于每一所高校,不知你是否认同,但我都会用女字旁的她来形容。没有在武大的食堂吃一顿以及没有去东湖边上吹吹风是有点遗憾的,两年前的我会纠结于旅途中的种种遗憾,但现在的我旅途中的所有遗憾都看作再去一次的理由。


武大和随园之间有一种老校区的相似感,随园是1706年前后曹寅所建,武大是1893年所建,建筑风格多而独特,相较于随园,武大外部和内部都修饰得要新一些,随园里面的老教室也该好好装修一下啦。武大的校园真的太大了,以至于逛了五个小时都没有走完,开始没有想过需要买一份武大的地图,走了一两个小时后发现地图是一份必需品。操场特别多,有至少四个,我记得那么大的仙林也只有三个操场。和一个华科同学吃饭的时候,他问,武大有你几个仙林大?我开玩笑说,十个吧。樱花大道没有樱花,依然郁郁葱葱;樱顶人多,但风景独好。

 


有一个老奶奶在樱花大道旁的情人坡摆了一个地摊,卖得无非是手绘明信片地图等纪念品。而她旁边碰巧是一个禁止在校园内摆地摊的标志。我正路过的时候,校内的保卫也来到这里,老奶奶眼神很好,立刻卷起东西向身后的树林撤退,留下几个正在看纪念品以及一脸错愕的游人。

 

在鲲鹏广场旁边的室内篮球场,有两个学生在打球。天气热到被篮球场门口的冰淇淋所吸引,被吸引的显然不止我们两个。老板,两个可爱多!”“这边扫码,12块!虽然没有吃到武大的食堂,但是吃到了学校里的冰淇淋,只是有点贵……鲲鹏广场旁边的操场上有足球队正在踢球,还有一对新人在拍婚纱照,加上樱顶看到的一对,一天见证了两次他人的幸福时刻。新人在一行字前拍照:

每天锻炼一小时,健康工作五十年,幸福生活一辈子!走向操场,走进大自然,走到阳光下!

淡绿色的墙白色的字,非常有力地号召学生们投入到锻炼中,让人忍不住想去跑两圈。

 


户部巷一共去了两次,第一天到达的晚上和今天上午。第一天晚上因为突然的降温和雨水的侵袭,以及一个个打开的雨伞让小巷子更加拥挤,只走了一半就忍不住要回酒店取暖。但一份三鲜豆皮让我们决定二刷。有人告诉我,黑酱的热干面比黄酱的好吃,这是真的,所以我买了瓶黑芝麻酱带回了南京。还吃了田螺肉和鱼糊汤粉,惊奇地发现武汉人民很爱胡椒花椒类的调料,买小吃的时候只敢要微辣。对于辣,我心有力而力不足,认怂。对比武汉的辣和重庆的辣,在重庆吃两口就需要喝口水,而武汉的辣总是直入喉咙,跟重庆的辣比起来应该不算辣了。

 

去了黄鹤楼之后,老杨不断感慨,不如看南京的阅江楼啊!门票便宜而且也能看到长江。于是都决定回南京后再去趟阅江楼。可能是去黄鹤楼的那天既下雨又刮风,影响了观光体验。黄鹤楼固有它的魅力,不然哪有: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说起长江,我真的特别喜欢看长江大桥,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景。重庆的千厮门大桥,武汉的长江大桥和晴川桥,南京的长江大桥……我都喜欢,我甚至想要去所有有长江大桥的城市,去看遍所有的长江大桥。

 

走在昙华林,不禁感慨,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夫子庙和一个老门东,但各有各的味道和印记。


我有收集城市公交卡的习惯,不管是三日票还是永久卡。不知不觉,手里的公交卡越来越多,北京的公交卡里应该还有十几块,上海的卡里可能有三四十,武汉的公交卡充值了三十,走的时候还有二十。公交卡和二十都带回了南京。

 

 

 

晚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