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食品调料联盟

海底捞之殇:食品安全靠什么?

毛有话说2018-11-08 11:10:51

股市大涨,上周大涨说成交量不足,今天量也起来了,牛市的呼声惊天动地。老毛君在低迷的时候给大家打打气,《缩微版股灾就是牛市先声》《释老毛论剑中国平安》《强周期崛起》《激辩新周期》;牛市的时候负责扯扯淡。

 

扯一扯海底捞,周末帝都大雨,老毛君冒雨杀向海底捞……

海底捞后厨老鼠事件爆发,公众惊愕了,愤怒了,你浓眉大眼的海底捞也叛变了?!原来偶像都是用来打倒的,规则都是用来破坏的,从前几年的肯德基苏丹红事件、奶粉三聚氰胺事件、家乐福标签事件、瘦肉精、地沟油,食品安全丑闻不断。这年头消费者还能相信谁?

 

Take it easy,不要动辄批判,动辄抵制。打倒了肯德基、海底捞,就能解决食品安全问题?其实我们吃的食物从田间地头到餐桌,其间不知道多少蛇虫鼠蚁爬过。俾斯麦说过,爱吃香肠,别看过程。老祖宗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包含着某种乐天知命的智慧和豁达。


无他,现代社会的食品供应体系,品类太多,链条太长,每个环节都需要市场分工协作,是一个超复杂系统。有大公司大品牌,还便利于管理,分散的食品供应商,更难保障背后的流程。所以,现在老毛我是麦当劳照吃,家乐福照逛,双汇也吃,牛奶也喝,百毒不侵!因为我知道,就算这些大品牌有问题,照单全收还是最理性的选择。因为毕竟他还有个的品牌可追究、可问责,造假的成本很大。无论是否有苏丹红,食品安全上肯德基总比路边的沙县小吃靠谱一些;无论后厨有多少老鼠,海底捞总比路边摊靠谱些。作为草根的老百姓除了默默忍受之外能如之何?

 

面对当下食品安全领域这些令人发指的问题,一路讨伐之声,主流观点:一是认为政府监管不力,主张加强监管,严刑峻法;二是认为商家诚信缺失,没有流淌道德的血液。关于监管说和道德说,实质是把食品安全问题归责于政府和企业,笔者认为这种论调是轻率和值得怀疑的,只是一种受害者心理的外部投射,即必须寻找一个替罪羊才能心理平衡,作为无辜的受害者,错误都是贪婪的资本家、腐败的官僚造成的。作为一种发泄渠道过过嘴瘾未尝不可,但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寻求解决之道,无疑是缘木求鱼。因为好的食品是制造出来的,而不是监管和教育出来的。 

反对加强监管论:我们的政府监管不可谓不力,设置了无数个特别机构,甚至有馒头办公室、打击地沟油领导小组,各个部门齐抓共管,从民事惩罚性赔偿到刑事责任,可是食品安全问题照样愈演愈烈。症结何在?因为现代社会人们消费的食品种类成千上百万,门类之繁,产业链之长,生产厂商之多,浩若繁星,在这个超复杂系统中,政府根本不具有足够的信息搜集和控制的能力。而且我们会震惊的发现,这几年的食品安全事故,没有哪个是政府部门发现的,几乎都是消费者、媒体、网络率先发难,政府似乎永远后知后觉。媒体呼吁的所谓加强监管,纯粹是一种计划经济的思路在作怪,这只会导致更为灾难性的后果:设置更多的官僚机构、养活更多的公务人员、浪费更多的国民税款,增加更多的寻租机会。

 

反对道德血液论:道德血液论更加不值一驳。如果每个人是天使,就不需要市场和政府。市场经济就是一种自利的体制,每一个市场的主体都是逐利的,亚当斯密说过:“我们每天所需要的食料和饮料,不是出自屠户、酿酒家或烙面师的恩惠,而是出于他们自利的打算。”正是建立在逐利性基础上的自由竞争导致社会利益的最大化,你要想赚取利润,就必须提供比竞争对手更好的、更符合市场需要的产品和服务。而调控这一切使之形成和谐秩序的关键就是价格。这只无形之手才是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关键。

 

为什么在这些年来食品安全问题大规模集中爆发?其实早有经济学家提出一种解释,但很遗憾被湮没在舆论的喧嚣中了。那就是央行超发货币导致的恶性通货膨胀,政府没有管住货币,但出于维稳需要,却动用管制、约谈等行政手段硬管住了食品等消费品的价格,这其实是剥夺了企业最核心的权利——定价自由。企业自己生产的商品却不能按自由协商的价格出售,市场经济的法治基石产权自由、契约自由被政府有形之手干预了。而这种干预只取得了表面的胜利,扭曲的市场价格产生了干预者意想不到的灾难性后果,客观的市场规律开始以另一种方式报复。既然上游的人工、租金、原材料都在涨价,而终端的消费品不允许涨价,那么企业要么关门大吉,要么通过偷工减料的方式降低成本变相涨价。于是,食品安全事故不可遏制的大规模爆发。在自由市场之下,食品会形成不同层次的定价:愿意有机绿色食品的,支付昂贵的高价;愿意普通食品,选择中间价位;愿意省钱的,可以选择路边摊和十块钱盒饭,当然也就别挑剔卫生了。市场是最灵敏的,如果生产者提供质次价高的产品和服务,一两次还可以投机,长期自然会被消费者抛弃,这是最严厉的惩罚。

万幸的是,互联网救了中国,现在有了微博,微信,随手拍照的智能手机,人们言论自由和舆论监督的空间得以拓展。目前瞩目惊心的食品安全负面消息实际上是一件大好事,它意味着这些问题在成为灾难之前就能被迅速曝光,从而扼杀在萌芽状态。如果没有互联网,很难想象08年三聚氰胺事件能变成街谈巷议的公共事件,可能像以往许多不为人知的事件一样被当地企业以中国式的方式摆平,那么我们至今可能还在喝三聚氰胺牛奶。任何试图削弱言论自由的努力,都是在为下一桩灾难的发生种下祸根。没有言论自由的监督,没有定价自由的保障,消费者不能表达自己的诉求,生产者不能赚取阳光下的利润,食品安全就是一个无法摆脱的梦魇。作为基本权利的个人自由一旦被剥夺,就意味着社会自杀。

 

给生产者定价自由,给消费者言论自由,食品安全本质是个自由的问题。保卫食品安全乃至生命安全,最有力的武器不是监管和道德,而是人们的自由。

 


感谢您阅读“毛有话说”,释老毛的微信号,以往文章请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希望它能增加您的知识和财富。如有点滴增加,请扫下面二维码;或者点击右上角按钮,选择“查看公众号”关注即可;也可搜索微信号:mao-talk。分享知识,切磋投资,知识改变命运,投资实现自由。财富自由,时间自由,心灵自由,我是释老毛,老毛有话说。